舒頔46首

小重山·端午

元代舒頔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中吕】朝天子_学呆,妆痴

元代舒頔

  学呆,妆痴,谁解其中意?子规叫道不如归,劝不醒当朝贵。闲是非,子心
无愧。尽教他争甚底,不如他瞌睡,不如咱沉醉,都不管天和地。

【双调】折桂令 寿张德中时三月三日

元代舒頔

  问仙娥何处称觞?帕递香罗,寿祝张郎。整整杯盘,低低歌舞,淡淡韶光。
想无愧乾坤俯仰,且随缘诗酒徜徉,乐意何长。人醉西池,月上东墙。
  过今朝三月初三,昨夜长庚,书幌光含。狂客追欢,歌姬索笑,余子醺酣。
且莫说莺儿,试听他燕子喃南,此乐何堪!多君畅饮,容我高谈。

缫丝叹

元代舒頔

东家缫丝如蜡黄,西家缫丝白如霜。黄白丝,出蚕口,长短缫,出妇手。

大姑停车愁解官,小姑剥茧愁冬寒。向来苦留二月卖,去年宿债今未还。

手足皲瘃事亦小,官府鞭笞何日了。吏胥夜打门,稚耋生烦恼。

君不见江南人家种麻胜种田,腊月忍冻衣无边,却过庐州换木绵。

秋风行

元代舒頔

凉风起空阔,即渐吹寒声。路远衣裳单,良人久从征。

妾身廑机杼,唯恐衣未成。短裁便鞍马,密缝忧远行。

夫君昔辞家,王事迫期程。守边十馀载,杀气犹峥嵘。

君以身徇国,妾亦死誓盟。志同心不改,庶保身后名。

送何子舟征官秩满

元代舒頔

友朋情若何,最苦是离别。亲爱不忍舍,临岐语呜咽。

宦游南北州,江海多隔越。为官不必高,饮酒不必冽。

宽厚长者心,刚强见中辍。所以甘棠阴,千载称召伯。

白土岭

元代舒頔

野水孤城迥,风云浪积沙。一方龙虎国,六代帝王家。

玉树歌仍在,新亭恨转加。凝情正寥落,渔唱答边笳。

平林烟雨

元代舒頔

时人买画千金传,一片好景真天然。四时不用舒展看,翠娇绿润当窗前。

春三漠漠护煖雨,秋九惨惨啼苍烟。槎牙古怪云雾暗,屈蟠偃蹇蛟龙缠。

初见疑是李将军,又似水墨王辋川。米家无根与懞朣,安得活动全吾天。

明朝雨晴烟就敛,便欲设榻林间眠。请回谷口俗士驾,幸勿惊我双胎仙。

维扬十咏 其三 嘉会楼

元代舒頔

壮年登览醉歌日,况是太平全盛时。燕子衔将春色去,画阑宽处树旌旗。

为苗民所苦歌六十韵

元代舒頔

二月日初七,压天风雨急。仆夫问讯回,苗民水涡集。

仓卒戒行李,二三竞奔入。天寒泥涂滑,出户行不得。

或牵牛数头,或缚鸡数只。长枪插檐高,短剑耀白日。

动辄便杀人,相遇焉敢敌。杂以无藉徒,孰与分南北。

老母惊且忧,扶持间道出。彼来此已遁,囊橐罄收拾。

急度墓头岭,复恐见雪迹。行行叶由凹,手足俱战慄。

儿云母疾行,母说疲无力。坐憩长松下,蔽身草不密。

又逢恶少来,见骂作强贼。刀枪罗我前,性命在咫尺。

母云我两儿,惧怕避横逆。再拜致哀告,恸哭并二侄。

衣衫尽剥脱,裸体肉见赤。长绳与弟连,缚手黑如漆。

嗔叱行步迟,遽以大刀击。血流未得止,苦痛走更疾。

渐围至田中,枪立哨齐吸。拔刀斫弟项,乞免幸勿及。

母忧失两儿,儿复忧母泣。艰险万状生,忧危苦劳役。

内怀五脏饥,外被一身湿。箠楚卒未休,死生安可必。

山中亦何有,所蓄仅米粒。检括殆无遗,忽忽日将夕。

留连至宋村,心绪茫若失。倏逢一卒来,相见似相识。

貌恳心甚慈,众皆被呵叱。但云解其缚,外惧中悦怿。

兄弟相依回,泣母何处觅。哀矜复自怜,举目百无一。

顷刻子见母,哀号叙痛衋。斫松代膏明,拾草当菅席。

主仆皆畏寒,相忘共薰炙。忧惧不待明,鸡鸣咸盥栉。

又复去喜坑,晨星尚未没。山家已避舍,老母独匍匐。

逐队跻山椒,冒雨倚松立。头上水淋面,足下寒彻骨。

明朝古唐山,盘折犹律崒。乱石如蹲虎,狭径跨其脊。

呼号风泠泠,掩映云羃羃。初疑茫昧中,天地如开辟。

往来不暂停,昏黑亦忘食。当时已狼狈,宁复问家室。

幼女犹可怜,含啼抱呜悒。不忧行路难,但恐弃沟洫。

朝廷本除祸,仁道立民极。假威及蛮猺,所至皆戏剧。

杀掠果何辜,曷尝分玉石。披萝遍山林,荡扫空郡邑。

不幸生斯时,处处值荆棘。皇天远不闻,愁闷填胸臆。

残喘傥久延,今亦匪畴昔。渠魁未殄除,默坐长太息。

上一页  下一页   转到:

舒頔

舒頔(dí)(一三○四~一三七七),字道原,绩溪,(今属安徽省)人。擅长隶书,博学广闻。曾任台州学正,后时艰不仕,隐居山中。入朝屡召不出,洪武十年(一三七七)终老于家。归隐时曾结庐为读书舍,其书斋取名“贞素斋”。著有《贞素斋集》、《北庄遗稿》等。《新元史》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