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郎484首

贺新郎 秋日行西苑仍用前韵

清代陈维崧

太液秋鲸攫。红蓼底、龙舟凤艒,沿流依托。记得横汾雄汉武,月夜波心殿脚。

又玉管、金箫间作。十二云房都已闭,只将军、绦犬誇平朔。

何处觅,秋千索。

行人斜过梳妆阁。入耳有、菱歌雁阵,泠泠酬酢。自惜书生难得见,天上桂丛兰薄。

单一派、秋荷零落。且拉车前驺卒饮,对西风、莫叹今非昨。

依稀奏,还宫乐。

贺新郎 吴园次太守五十初度

清代宋琬

山水菰城好。算从来、风流刺史,柳颜双表。君自玉皇香案吏,谪向方壶员峤。

隼旟至、豺狼立扫。鸣鼓放衙无个事,对堂中、六客摅长啸。

谁唤起,孙莘老。

骈阗士女欢相告。道吾君、今年称艾,朱颜弥皎。百榼千觚齐拜舞,不似醉翁潦倒。

佳客有、邹枚颜鲍。洗盏高台临翠巘,任觥筹、历乱霜天晓。

何足羡,中书考。

贺新郎 六十初度自寿

明代孙承恩

初度今朝又。叹匆匆、年华逝水,岂堪回首。道老而今真是老,花甲已周之候。

钟鼎勒、此生何有。圣世虚叨风云会,春卿崇重惭虚谬。

只此志,誓无负。朝来独把梅花嗅。笑尘容、落寞萧条,与花同瘦。

俯仰乾坤箕裘事,喜有龙儿凝秀。抱迂拙、从来如旧。

欲把年筹重再数,不知天意还从否。聊自适,且斟酒。

贺新郎 吴门喜晤丁飞涛赋赠八用前韵

清代陈维崧

生入榆关罅。记曾尝、锦州银鼠,辽河鲜鲊。雪窖羝羊天万里,雁足帛书谁射。

长梦汝、李陵台下。头白如今归故国,见人民城郭心惊怕。

携瓢笠,无牵挂。

断桥十里荷香洒。恰晴湖、乱馀西子,蛾眉重画。一笑风前齐得丧、世事塞翁之马。

稽首谢、狮王棒打。落拓苏台知己少,只青山、尚似当时者。

杯正绿,掌堪藉。

贺新郎 秋日竹逸约同云臣红友渭文石亭看桂

清代陈维崧

万斛凉云泻。买蜻蛉、烟潭容裔,晴秋潇洒。黄叶村中行不远,隐隐前山精舍。

人已被、暗香萦惹。才见岩梅齐著粉,染西风、丛桂旋开也。

流光驶,似奔马。

舍舟缓服寻兰若。正霜檐、累累金粟,参差低亚。竹色泉光幽映极,携得一樽堪把。

问此乐、何如仆射。忽见高茔延野烧,似赤龙、蹙踏山都赭。

矫首看,莽惊诧。

贺新郎 次范君铎诏后喜雨韵

元代王结

露下天如洗。正新晴、明河如练,月华如水。独据胡床秋夜永,耿耿佳人千里。空怅望、丰容旖旎。万斛清愁萦怀抱,更萧萧、苹末西风起。聊遣兴,吐清气。凤衔丹诏从天至。仰天衢、前星炳耀,私情还喜。鸿鹄高飞横四海,何藉区区围绮。□绳武升平文治。自笑飘零成底事,裂荷衣、肮脏尘埃地。逢大庆,且沉醉。

贺新郎 赠张子昭

元代王结

久坐林泉主。更忘机、结盟鸥鹭,逍遥容与。蕙帐当年谁唤起,黄鹄轩然高举。渺万里、云霄何许。鹤爽怜君今犹在,正悲歌、夜半鸡鸣舞。嗟若辈,岂予伍。华如桃李倾城女。怅灵奇、芳心未会,媒劳恩阻。梦里神游湘江上,竟觅重华无处。谁为湘娥传语。我相君非终穷者,看他年、麟阁丹青汝。聊痛饮,缓愁苦。

贺新郎·别友

近现代毛泽东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贺新郎·读史

近现代毛泽东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贺新郎 其十六 祝栎园先生

清代龚鼎孳

万事浮云卷。猛回头、盲风噩浪,尽情麾遣。烽鼓舳舻江海泪,袖手棋枰恒泫。

忧国鬓、簇成霜茧。与我命,同磨蝎住,薄湘潭、憺耳遭谗浅。

长信簟,怯秋展。

谢公丘壑风流显。自登梯、看山读书,笑题楼扁。有客到门频信宿,迎惯东桥园犬。

公健在、吾官甘免。闲日君王亲赐予,拜青鞋、布袜新恩典。

檐雨烛、对床剪。

上一页  下一页   转到: